方才,考虑孕妇已经休克,出于剖腹产,俞晴晴只是用了局部麻醉。

    头一次,不是小孩而是大人,在她的otroom中醒来。

    她不免有些慌。

    也思虑着该怎么解释这个大房间。

    而那个孕妇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阖上了眼帘,又睡了过去,也不知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

    灯照过后,婴儿也无碍了。

    用祛疤仪消除了孕妇肚子上的伤口。

    otroom便消失了。

    看着躺在床上,浅浅呼吸的大人和婴儿,俞晴晴松了一口气。

    这才来到门边,打开了门。

    陈天在门外踱着步子,双手交握着,模样很是激动。

    他听闻了开门的声音,忙冲了过来,被门槛绊倒摔在了地上,磕得满嘴是血。

    还不忘问道:“娘子,娘子她怎么样?”

    俞晴晴忙扶起他,安慰道:“你娘子没事,孩子也没事。”

    “真的?”

    陈天完全不敢相信,因为他探过娘子的鼻息,娘子已经没有呼吸了,人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时,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俞晴晴让开身子,可以让陈天看到躺在床上的大人和小孩,道:“是不是真的,你去看看便知。”

    陈天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往床头跑去。

    一眼就看见了刚出生的孩子,还有睡在孩子身边的娘子,她胸部平稳起伏着,鼻尖有呼吸。

    陈天喜极而泣。

    他将头挨着娘子的头,口中念叨着:“娘子……”

    陈天,放在22世纪,该是疼老婆的好男人,因为他最先担心的是自己的娘子,最先呵护的也是自己的娘子。

    俞晴晴很是感动,道:“陈大哥,恭喜了,是个儿子!”

    “谢谢!”陈天看着俞晴晴一直念叨谢谢。

    他不知道自己除了说谢谢,还能说什么!

    孩子吵嚷着,哭得越来越大声了。

    陈天一把抱过孩子。

    尝试着哄孩子。

    孩童的哭声还是没有止住。

    他有些无措。

    俞晴晴走了过来,伸出手,道:“给我吧!”

    陈天忙将孩子递给了俞晴晴。

    俞晴晴将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摇晃。

    不多时,孩子的哭声止住了。

    陈天的声音,还有些抽泣,“这次,多亏了俞大夫,俞大夫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救人本就是大夫的天职,陈大哥莫要跟我客气”

    俞晴晴继续抱着孩子摇晃。

    孩子很是舒服,缓缓睡了过去。

    陈天则守在娘子的身边,为她梳理额间的碎发。

    她的眉头动了动。

    须臾,睁开了眼睛。

    她看见了夫君陈天,轻轻地声音,道:“天哥。”

    “娘子,我在!”陈天很是激动!

    陈天的娘子叫宋舒之,她的气色虽然不如平日里红润,也不像刚才那样惨白了,她露出慌张的神情,“天哥,孩子……孩子,我摔倒了,肚子疼……”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腹部,腹部平坦,“孩子,我的孩子呢。”整个人紧张起来,犹如疯癫了一样。

    俞晴晴忙抱着孩子走过来,“别害怕,孩子没事!”

    言罢,俞晴晴将孩子递到了宋舒之的面前,她一把接过,紧紧抱在怀里。

    “夫人,你轻点,孩子刚睡着了。”

    “你是谁?”宋舒之对俞晴晴,有些敌意,毕竟刚发生了那样危险的事情,她现在防备心很重。

    陈天忙解释道:“这位是俞大夫,你近日不是老嚷着不舒服,我便求俞大夫来给你看看,俞大夫可是神医,刚才也是多亏了她,才救活了你和孩子。”

    宋舒之回忆起刚才。

    自己肚子很疼,感觉有些不对劲,想要出门去找陈天,结果摔倒在地,然后有血很多血都流了出来,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孩子也没了。

    现在,她却安然无恙,孩子也平安无事,她看向俞晴晴,弯下身子,感激道:“多谢俞大夫。”

    “感谢的话,陈大哥已经说过了,嫂子你流了很多血,要多休养,我先走了。”俞晴晴不便久留。

    “俞大夫,我送你!”陈天对着宋舒之道:“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陈大哥,不用了,出去的路我能走!夫人现在正是需要人的时候。”言罢,俞晴晴不再停留,退了出去。

    她的心情还难以平复。

    小孩子抱在怀里的感觉很好,就像自己突然做了母亲一样,母爱由此而发。

    她也很想经历这些!

    可是……现在的她,能吗?

    ……

    此时,厢房内。

    宋舒之的眼神,一直看向门外。

    陈天以为她是还惦记着俞大夫,忙道:“俞大夫是真的厉害,刚才我见你已经没了出气,吓死了,是俞大夫告诉我你还有救,我这辈子可从来没见过,没气的人还能救活了,俞大夫可真是神医,好神医,厉害的神医。”

    陈天的语气满是崇敬。

    宋舒之默不作声,见俞大夫已经走远了,耳边也听不见脚步声了,才道:“夫君,你可知那个俞大夫是怎么救我的,帮我接生的?”

    陈天摇了摇头,“不知道,俞大夫救你的时候,关着门,我一直守在门外,娘子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宋舒之也摸不透这种感觉。

    就是……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太过奇怪了。

    她怀孕的时候,回过一趟娘家,听自己的娘提过,女人产子,九死一生,皆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孩子的啼哭,共同迎接孩子降生的那一刻。

    可是……

    她完全没有感觉。

    没有生过孩子的感觉。

    这一切太过奇怪了!

    ……

    俞晴晴往衙门外走去,正好看见衙门的人领着赵子兰从天牢过来。

    赵子兰眼尖,看见了俞晴晴!

    都怪这个女人!

    害她坐牢。

    这牢房,又脏又破。

    晚上连一床被子都没有,她差点冻死了!

    赵子兰叫嚷了起来,“是她,她才是杀鱼卿卿的凶手,你们快抓她,都是她!”她激动地想要扑向俞晴晴。

    衙门的人使劲才将她拦住。

    赵子兰吼得更大声了,“你们拦我干什么,你们抓她!”见衙门的人紧紧抓着她,她很是气愤,“你们为什么不抓她,你们为什么向着她,”嚷着嚷着,她突然想明白了,轻轻一笑,“唷,我倒是忘记了,我嫂子伺候男人可是一手的,她——”

    “啪——”

    一道人影冲了上来。

    扬起手,狠狠给了赵子兰一巴掌!

章节目录

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做手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金风玉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风玉露并收藏空间农女:我在古代做手术最新章节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