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清师太道:老尼参悟禅功,虽未通神,但自信对星卜相人之术,成就很大,我为私情离庵,不计成败一掷,以求无愧张家祖先,但也希望能稍尽绵薄,解你们六情之网,老尼愿畅所欲言,信不信由你们自决了。

    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瞧了一阵,道,老尼奉赠一句话,宁为多情苦、莫作负心人。

    目光又转到岳小钗的脸上,接道:萧翎并非超人,你觉得他对你的敬重,那只是幼时对你崇敬之心,十分强烈,一时间,无法把男女间那一种强烈的情爱,形诸于外罢了,其实,他内心对你迷恋之深,不在俊儿之下。

    岳小钗望了萧翎一眼,黯然一叹。

    忘情师太道:老尼不愿再说了,言尽于此,你们自做主意。

    洪婆婆一抖竹杖,道:咱们该动手了。

    忘情师太道,洪施主就用手中竹杖,和我过招?

    洪婆婆道,老身用的习惯了,和兵刃一样顺手。

    忘情师太一挥手中白尾拂尘,道:好!老尼用拂尘接你竹杖。

    洪婆婆欺上两步,扬起手中竹杖,正待击下,心中突然一动,道,一动上手,咱们定要有一人受伤,老身想起一事,想先问个明白!

    忘情师大道:什么事?

    洪婆婆道:神风帮和我老婆子素无过节,他们为什么要侵犯我洗心茅舍?

    忘情师大道:这个老尼不知。

    洪婆婆道:就算你知道了,也不肯讲出口来,是吗?忘情师太道:老尼代你查问……

    回头喝道:张成,你过来。

    张成大步行了过来,道:大姑娘有何吩咐?

    忘情师太道:你们邀了神风帮?

    张成结结巴巴道:老夫人不知大姑娘肯来帮忙,因而邀请了神风帮,早知大姑娘肯来,自然不会邀他们了。

    萧翎接道:既能邀请了神风帮,想必还有别的人了。忘情师太道:张成,还邀请了什么人?

    张成道:这个老奴不知。

    忘情师太道:讲实话。

    张成道:老奴,老奴的确是……

    只听一个尖厉的声音接道:不要逼他,要问就请问我。张成突然挺身而起,举步行了过来。

    张成道:老夫人,您伤得很重,虽然服下了大姑娘的灵丹,也不能太大意啊!

    张夫人冷笑一声,道:我这大年纪,死而何憾,办不好俊儿的事,我也羞对张家祖宗,死了倒还安心些。

    忘情师太叹道:嫂嫂……

    张夫人道:难得啊!我几十年没有听到这称呼了。

    忘情师太一皱眉道:我的修为不够,仍然无法袖手不管。张夫人冷冷说道:大妹子,听嫂嫂几句话,俗话说:一人成佛,九祖升天。可见成了佛的人,也无法弃兄置嫂,不闻不问。大妹子,你是有道的人,也许看不惯嫂嫂的胡作非为,但你不能看着张家这一条根,也撒手不管。俊儿的妹妹,为了她表兄蓝玉棠移情岳小钗已伤心成疯,医药罔效,起因是为了岳小钗,被我囚了起来。如今俊儿又重伤奄奄,也是为了岳小钗。一对金童玉女的小孙儿,都为了一个岳小钗闹得疯的疯,伤的伤。唉!

    大妹子你说吧,叫我这做嫂嫂的如何能安静下来,你叫我如何能不胡作非为,病急乱拉医,人急了,难免做事欠考虑了。

    目光转到洪婆婆的身上,接道:奇怪的是,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岳小钗,竟是到处都有人肯维护她,连我们洪大姊,也全不念昔日交情,一心但护那丫头,硬说已把她收列门墙,继承衣钵,非为她出头不可。

    洪婆婆道:有什么好奇怪,她母亲是我的义女,算起来岳小钗也算是我的义孙女,你孙儿情有所钟,那是他的事,但他追到我洗心茅舍来,苦缠不休,难道老身不能管?孙儿追不上小媳妇,你做奶奶的竟带着人来此抢亲。

    张夫人道:抢又怎么样,硬扯上一个子孙女,分明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洪婆婆冷笑一声,道:我已对你礼让很多了,再要出言不逊,难道我老婆子不会杀人?

    张夫人冷笑一声,道:你认为你胜定了吗,就算大妹子不插手,今宵里也有你的好看,我要把你这洗心茅舍,踏成平地。

    洪婆婆道:就凭你们白云山庄几个人吗?

    张夫人道:咱们等着瞧……

    目光突然转到萧翎的身上,道:你也来了,那很好,这叫做冤家路窄,大小恩怨一起结。

    忘情师大已听出弦外之音,接道:嫂嫂,你说的什么话,难道你还请的有人?

    张夫人道:有!嫂嫂不是说过了吗?我要胡作非为一次,是情势逼着我,也不能怪我任性。

    忘情师太道:你约的什么人?

    张夫人哈哈一笑,道:大妹子,自然不是好人,好人如你大妹子,也不会帮嫂嫂的忙。

    忘情师太道:神风帮是吗?但那神风帮已毁在萧翎手中!张夫人道:我知道,不过,我不知萧翎所为,我还道是洗心茅舍的主人呢!

    忘情师大道:那是说嫂嫂还约了很多人?

    张夫人道:不错,很多人,嫂嫂的用心,是要踏平这洗心茅舍。

    忘情师太道:能告诉小妹吗?你都是约些什么人?

    张夫人道:嫂嫂现在不便讲,大妹子,只好请闷一会了。忘情师太摇摇头,道:

    嫂嫂,你不能倒行逆施啊!

    张夫人接道,好人能如何?孙女伤心成疯,孙儿又重伤难医,大妹子,你是好人,但却眼看着张家香火水绝,白云山庄一败涂地。

    忘情师太道:哥哥做过几桩内疚事,报应在儿女身上,他跟我谈过,不许我日后插手白云山庄中事,但我忍不住……

    张夫人大笑道:但你哥哥也做过好事啊,难道好与坏,不能抵消?

    忘情师太叹道:嫂嫂,因果报应,不能如此推断,何况,俊儿重伤未死,或可有救……

    张夫人接道:就算医好了他的伤,也无法医好他的心啊!忘情师太道:嫂嫂,咱们就算能够迫服岳小钗,也只是征服了她的躯体,无法征服她的心!

    张夫人冷冷他说道:如是俊儿和岳小钗之间,非得有一个要受委屈,为什么那人该是俊儿呢?

    忘情师太神情肃然他说道:嫂嫂,我已和洪施主、萧大侠订下了赌约,这一次妄动无名之火,虽使我数十年清修尽付东流,但为了俊儿,小妹也只好认了。但我既然插手了,就不愿再有别人过问,请嫂嫂遣人,把今宵约来助拳人,挡回去吧!

    张夫人先是一怔,继而冷然一笑,道:这么说来,大妹子是有把握胜得洪婆婆和萧翎了?

    忘情师太道:动手相搏,很难说有把握二字。

    张夫人道:你既无把握胜得两人,要嫂嫂我把约请之人,全部挡了回去,大妹子再败了,这结局如何收拾。

    忘情师太道:为张家私人事,似是用不着劳动别人出手。张夫人道:大妹子心底仁慈,这一战不论胜败,回头就走,绝不会闹出流血惨剧……

    忘情师太微现温色,接道:难道嫂嫂非要闹出流血不可。张夫人道:不杀洪婆婆和萧翎,俊儿永远无法得到岳小钗,得到了也无法能保她不借机奔逃,釜底抽薪,永绝后患的办法,只有杀死洪婆婆和萧翎。

    忘情师太道:嫂嫂这等固执,小妹只有放手不管了。

    张夫人心知自己重伤之躯,只要忘情师太一走,不论是洪婆婆或萧翎,甚至岳小钗,只要一出手,就可把自己置于死地,不禁一慌,沉吟不语。

    忘情师太庄严他说道:嫂嫂去拦住他们吧!

    张夫人忽然长长叹息一声,道:晚了,只怕嫂嫂我也无法拦住他们了。

    忘情师太奇道:为什么?

    张夫人道:因为我已经答应和他们合作了。

    忘情师太道,都是些什么人?

    张夫人道:沈木风、巫公子……

    忘情师太道:巫公子?

    张夫人道:巫山五毒门的传人,岳云姑和他父母本有过指腹之约,岳小钗该是他的妻子,但却被萧翎抢去,还有一位红衣大和尚,听说他身份很高,和萧翎师父庄山贝结过梁子。

    忽然间三绝师大全身微微抖动,接道:庄山贝还活着?萧翎道:还活着,是我的授业恩师。

    三绝师大突然一整脸色,道:我知道。

    这三字说得斩钉截铁,冰冷异常。

    三绝师大是那庄山贝昔年的情人,是以,听到那张夫人提到庄山贝,竟忍不住心情大为激动,但她削发修行已久,禅功深厚,一阵激动之后,重又恢复了平静。

    忘情师大回顾了三绝师太一眼,又望望萧翎,才叹息一声,对张夫人道:嫂嫂,这些人是万恶不赦之徒,你怎么会和他们认识。

    张夫人道:为了俊儿。

    忘情师太正想再问,瞥见几条入影,疾奔而来。

    当先一人高大驼背,正是沈木风。

    依序是红衣和尚、巫公子、金花夫人,毒手药王。

    萧翎看到毒手药王也在其中,心中大是诧异,呆了一呆,道:南宫老前辈。

    毒手药王哈哈一笑,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老夫和你们侠义之中人物合不来,还是和沈大庄主合作了。

    萧翎冷哼一声,想出言喝骂,话到口边又忍下去没说出来。沈木风望望张夫人,道:

    夫人受了伤?

    张夫人道:伤在洪婆婆的手中。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等会儿就替夫人报仇。

    目光转到忘情师太身上,道:这一位想来是忘情神尼了。忘情师太道:不敢当。

    只见那红衣和尚哈哈一笑,道:张姑娘还记得贫僧吗?昔年萧王张放兄,曾带着姑娘和贫僧见过一面,那时,贫僧还不足二十,姑娘还不到十岁吧!

    忘情师太道:老尼记不得了。

    那红衣和尚笑道:都几十年了,咱们都老啦,贫僧如是不知你来历,也就无法认出你就是张姑娘了。

    忘情师太道:老尼法号忘情,昔年旧识,都已忘得干干净净了。

    那红衣和尚脸色一变,似要发作,但却被沈木风以目示意拦住。

    忘情师太冷冷地忘了张夫人一眼,道:你要如何处理此事?

    张夫人答非所问地接道:你们可以走了。

    忘情师太道:到哪里去?

    张夫人道:回你忘情庵,不用再管此地的事了。

    忘情师太道:小妹如是早知你约了这些助手,绝不会管你闲事……

    张夫人道:现在也不晚啊!你既未出手,也没有毫发之损。

    沈木风眼看着两人争论,也不出言阻拦。

    萧翎对那沈木风特别留心,想到那挥剑一举,斩了他一条右臂,此刻,只余有一臂才是,但沈木风,却不见少去手臂。

    想仔细看他的手,但那沈木风两只宽大的袍袖,一直垂掩掌指,无法看到,但他两只袖管中,都有物撑着,不似少去手臂的人。

    最使萧翎奇怪的,这红衣和尚应该对自己充满着怨恨才是,但他除了看自己一眼外,就未再多瞧一下。

    金花夫人、巫公子,都冷冷地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萧翎这些时日之中,经历了无数的凶险。怪异之事,虽然心中疑窦重重,但却不间一言,镇静、沉着,坐以观变。

    但闻忘情师太冷肃他说道:白云山庄,可以星散江湖,但不能遗臭万年,嫂嫂这等作法,那是诚心要毁去白云山庄的清名了?

    张夫人淡淡一笑,道:清名?清名对白云山庄有何帮助,我要替张家保下一脉香烟,那就算对得起你们张家祖宗了。

    禅功深厚的忘情师大,此刻似是也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激动心情,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

    张夫人似是也瞧出了忘情师大难看的神色,口气一变,道:大妹子,你是世外高手,我这做嫂嫂的非不得己,实也不愿拖你下水,现在,嫂嫂的帮手已镖,大妹子实也用不着再多管此问的闲事了。

    忘情师太不理张夫人,目光却转到沈木风的脸上,缓缓说道:我们张家的事,不敢劳动费心。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神尼说的什么?区区听不明白。忘情师太道:我们张家的事,不敢劳阁下和贵友费心,我们自会处理。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在下不记得和神尼有约?

    忘情师大怔了一怔,道:这个,这个……

    沈木风接道:在下记得是和张夫人有约,只要张夫人讲一句话,我们回头就走。

    忘情师大道:这话当真吗?

    沈木风道:沈某向不打诳语。

    忘情师大目光转到张夫人的脸上,道:嫂嫂,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只要你说一句话,他们就可以走了。

    张夫人沉吟了一阵,道:大妹子,听我劝,你们回去吧!忘情师大长叹一声,不再多言:张夫人目光转到沈木风的脸上,缓缓说道:沈大庄主,一切都准备好了?

    沈木风道:都好了,夫人准备如何

    张夫人道:可以动手了。

    沈木风望了萧翎一眼,缓缓说道:张夫人,在下有一句话,想问问夫人。

    张夫人道:什么事?

    沈木风道,夫人约在下时,似乎是没有提到过萧大侠也在此地?

    萧翎本想接言,说明在下赶巧碰到,但转念又想到如此接口,岂不是替那张夫人解了围,当下不再多言。

    张夫人望了萧翎一眼,缓缓说道:这个,老身也不知道。沈木风又道:想是岳姑娘早已知夫人来此寻仇,而约了萧翎到此。

    萧翎听到他们扯到岳小钗的身上,忍不住接道:这和岳姑娘无关。

    沈木风道:那是说,阁下碰巧赶来了。

    萧翎道:有一句俗话说,冤家路窄。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看来,萧大侠是很有把握了。

    萧翎冷冷说道:在下希望今宵是我们最后的一战!

    沈木风道:此话怎么说?

    萧翎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沈木风缓缓说道:好!今宵咱们既然碰上了,在下也希望能够分个生死出来。

    萧翎道:好!在下希望沈大庄主言出必践,今日分个生死出来!

    沈木风点点头,道:可以。不过,在下不会和你萧大侠单打独斗。

    萧翎道:那是说,沈大庄主准备群攻萧某了。

    沈木风冷然一笑,道:在下不会先行告诉你,如何对付你。

    张夫人突然接口说道:咱们谈好的,你们先行对付洪婆婆,抢到岳小钗,然后,你们再去对付萧翎。

    沈木风道:张夫人,不杀萧翎,就想抢到岳小钗吗?

    张夫人呆了一呆,道:沈大庄主说的是。

    洪婆婆忍不住接口说道:你们说来说去,只说萧翎,难道就不把老身放在眼中吗?

    沈木风道:你放心,咱们怎会把你洪婆婆这等高手,不算在内。

    洪婆婆道:那很好,你们大举侵犯洗心茅舍,那是冲着老身来了,你们先把老身打败了,再对付萧翎不迟。

    沈木风冷然一笑,道:洪婆婆既然很想动手,在下不得不把话先说明白了。

    洪婆婆道:老身洗耳恭听。

    沈木风道:咱们今日之战,不是一般的武林争名,而是一场生死之搏,用不着讲什么江湖上的道义规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有什么本领,就施展什么手段。

    洪婆婆道:你们要群攻了?

    沈木风道:不错,除了施展群攻之外,这位苗疆金花夫人,和五毒门巫公子,还带有很多毒物,及金光大师的九环飞钹。

    萧翎心中暗道:原来这红衣和尚,法名金光。

    但闻忘情师太冷冷说道:你们全然不遵守江湖规戒?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令嫂约我们助她之时,曾经先行说明,不用按江湖规戒行事,不择手段,只要能够抢到岳小钗。

    忘情师太脸色一变,回顾了张夫人一眼,道:嫂嫂,你说过这句活吗?

    张夫人点点头,道:我说过。

    忘情师太长叹一声,道:先兄在江湖中建立的一点清誉,看来要葬送在你的手上了。

    目光转到洪婆婆的脸上,道:洪施主,咱们的比武之约。就此作罢了!

    洪婆婆道:好!看在你的份上,老身和白云山庄之恨,就此一笔勾销……

    张夫人冷冷接道:太晚了!除非你肯献出岳小钗。

    沈木风摇摇头,道:不成,咱们和张夫人有过约言,就算洪婆婆答允献上岳小钗,夫人也不能中途撤退。

    张夫人呆了一呆,半晌答不上话。

    沈木风道:令妹忘情师太,武功高强,足可以对付洪婆婆,夫人下令她出手吧!

    张夫人苦笑一下,道:只怕她不肯听我之言。

    洪婆婆也未再出手抢攻,似是存心要先看看那忘情师太的态度。

    只听沈木风说道:这本是你们张家的事,我们是应邀助拳,难道要我们拼命,你们袖手旁观。

    张夫人道:老身已和洪婆婆打过一阵,我虽然被她震伤内腑,但我也用淬毒之剑,刺了她一剑,此刻毒性已快发作,沈大庄主不难胜她。

    沈木风道:那是说令妹忘情师大不会助我们了。

    忘情师太冷冷接道:不会。我不但不助,反将为你们之敌。

    沈木风一怔,道:什么?你连玉箫郎君的生死,也不管了。

    忘情师太道:张家的人可以死绝,但清名不能坏去。

    沈木风气极而笑道:好啦!张夫人请来的好帮手啊!

    张夫人高声说道:大妹子,你不帮我们,也不能和我们为敌,你请走吧!

    忘情师大道:咱们张家的事,自有小妹解决,嫂嫂为什么不劝他们撤走。

    沈木风道:在下既然来了,怎能轻易撤走。

    忘情师大道:那就证明了一件事。

    沈木风道:什么事?

    忘情师太道,证明了你并非全为我们张家而来。

    洪婆婆已看出忘情师太不会再为沈木风等助拳,去一强敌,心中稍安,欺身而上,道:

    沈木风,老身久闻你的恶行,但因老身立有誓言,不便去找你为武林除恶,难得你今宵送上门来,老身要为武林同道作件好事了。

    竹杖疾起,兜头劈下。

    沈木风这次不再避让,挥动磁尺还击。

    立时,展开了一场恶斗。

    岳小钗突然举手互击两掌,素文、小虹,由茅舍中疾奔而出,探手把一柄软剑,交到岳小钗手中,同时,也拔出背上的长剑。

    萧翎也缓缓从怀中摸出一尺八寸的伏魔金剑,蓄势待敌。

    心中却暗自付量敌我形势,只要洪婆婆能够对付沈木风,自己对金光和尚,岳小钗和二婢全力对金花夫人、毒手药王,再招下百里冰对付巫公子,勉可打成一个平手,只要忘情师太不出手助敌,胜败关键就在自己和洪婆婆对敌的胜负上了……忖思之间,突听忘情师太说道:沈木风,你如下令群攻,老尼师徒也要出手。

    沈木风一面和洪婆婆动手,一面高声叫道:张夫人,要拦住忘情师太,咱们就有八成胜机。

    张夫人长长叹息一声,道:大妹子,你要出手助那洪婆婆,那需要把嫂嫂杀了。

    喝声中,扑向忘情师太。

    忘情师太一闪身避了开去。

    张夫人大伤未愈,强提真气支撑,说了许多话,早感不支,一撞未中,再也立足不稳,直向地上栽去。

    忘情师太头不回,目不斜视,左手一抄,抓住了张夫人,随手点了张夫人一处穴道,说道:张成,好好保护夫人。

    张成应了一声,行了过来,接过张夫人。

    只听呵啃一声惨叫,那金面铁手人突然倒摔在地上。

    紧接着一股腥气,扑鼻而来。

    忘情师大手中拂尘一挥,刷的一声,打死近身的毒物,忙道:快往前走,他们业已暗中施放毒物了。

    岳小钗道,师父,请入茅舍中躲躲吧!

    其实,这一阵工夫,四面八方,都已有毒物攻来,有奇毒的怪蛇、蜈蚣、蝎子等,奔拥而来。

    三绝师太手中长剑挥动,护住张夫人,道:师父,咱们可要进洗心茅舍?

    忘情师太道:那是唯一可退之路。

    张成抱着张夫人,大步向前行去。

    三绝师太执剑随后相护。

    岳小钗低声说道:素文、小虹,保护张夫人。

    张成随手把张夫人交给了素文,翻身挡在正面方位。

    这时,各种毒物,齐向茅舍迫进。

    忘情师太、岳小钗、三绝师太,加上张成,各挥兵刃、击打毒物。

    这几人个个身手非凡,那毒物虽众,却也无法逼近几人。

    萧翎右手执着伏魔金剑,横移两步,道:洪老前辈,毒物环围,不可恋战,咱们快先退入茅舍中再说。

    说话间,金剑一挥,斩断了数条毒蛇。

    洪婆婆道:你退开去,不用管我。

    竹杖一紧,攻势更是猛锐。

    萧翎心中暗道:这位老太太,脾气倒是老而弥暴。

    挥动金剑,帮她击杀近身毒物。

    突闻金光大师冷笑一声、道:萧翎,你刺老衲一剑,老衲要还你一阵九环飞钹。

    突然双手扬动,两串金芒,滚滚而来。

    萧翎挥剑拨打,响起了一片金铁交触的脆鸣之声。

    但那飞钹有如生翼之物,被萧翎剑势挡开之后,立时又旋转而上。

    原来,金光大师这九环飞钹,由九钹组成的钹阵,用手发出之后,又运内力催动,掌推指点,连环击敌,的确是武林一绝。

    萧翎困于连环飞钹之中,一时间,竟是无法脱身而出。

    这时,突闻毒手药王说道:大师,在下助你一臂之力。金光大师道:好!你自左面攻取萧翎……

    话还未完,突觉一阵目眩,身子陡然向前冲进了数步,吐出一口鲜血。

    原来,毒手药王口中说话之时,暗中却运集功力,一掌击在金光大师的背心之上。

    这一掌,乃毒甲药王生平功力所聚,金光大师虽有绝世功力,也是承受不起,只觉五腑翻动,鲜血冲口而出。

    但此人功力确有过人之处,强忍重创,陡然翻身,扑向毒手药王,推出一掌。

    毒手药王料不到他中掌之后,还能如此反击,闪避不及,挥手接下一掌。

    双掌接实,响起了一声大震,毒手药王闷哼一声,倒退五步,仰面摔倒。

    这时,飞钹失去驾驭,被萧翎金剑击落,腾跃而起,连人举剑,扑向金光和尚。

    寒芒过处,鲜血飞溅,金光和尚一颗人头,直飞一丈多远。萧翎一剑斩去金光和尚人头,急急奔向毒手药王,道:老前辈……

    只见数条毒蛇,分咬着毒手药王的双耳、鼻子。

    萧翎金剑一挥,斩去毒蛇,抱起了毒手药王。

    这时,一条人影,由大树疾射而下,落在萧翎身侧。

    原来,百里冰藏在大树上,监视敌情,闻得毒手药王闷哼之声,跃上相救,已是晚了一步。

    毒手药王发掌暗袭金光和尚,到对掌受伤,不过一瞬工夫,场中已奇变横生。

    只听巫公子尖叫一声,摔倒地上。

    回目望去,只见金花夫人理一下鬓边散发,说道:只余下沈木风一个人了。

    原来,毒手药玉暗对金光和尚下手之时,金花夫人也同时对巫公子施毒,暗放白线儿,咬中了巫公子的左腕,然后,挥掌抢攻,两人对拼五招,白线儿奇毒,巫公子又被金花夫人一掌击中前胸,倒地而逝。

    巫公子一死,毒物失去控制,逐渐向后退去。

    萧翎黯然对毒手药王说道:老前辈请安心养息,看我杀沈木风力你解恨。

    仗剑回身,高声说道:洪老前辈请让我一次,在下要搏杀沈木风。

    这几句话,豪气干云,掷地有声。

    洪婆婆疾攻两杖,抽身退开。

    萧翎金剑已指向沈木风道:我要在百招之内,取你之命。也不待沈木风答话,挥剑而攻。

    两人一接上手,形势又自不同,但见金芒闪闪,沈木风被圈在一片剑影之中。

    洪婆婆不停地喘气,回顾了忘情师大一眼,道:萧翎武功不在老身之下。

    忘情师太道:能人代出,咱们都已老朽了。

    洪婆婆苦笑,突然从小虹手中抢过长剑,刷的一声,斩下一条左臂。

    岳小钗道:师父,您……

    洪婆婆淡淡一笑,道,师父还想多活几日,只好断下这条左臂,这番苦战,我已无能运气闭穴,止毒攻心了,快用药物替师父包起来。

    忘情师太取出一粒丹丸,放入洪婆婆的口中,道:吃下去。

    岳小钗奔入室中,取来药物,包起洪婆婆的伤臂。

    刚刚包好洪婆婆的伤臂,突闻大喝一声,寒芒陡敛,搏斗终止,沈木风高大的身躯,缓缓分成两半,倒在地上。

    萧翎倒退三步,弃去金剑,奔向毒手药王,道:南宫老前辈,你好些吗?

    这时,金花夫人已喂毒手药王两粒怯除蛇毒之药。

    岳小钗,忘情师太、洪婆婆等全都围了上来。

    只见毒手药王脸上挤出一个痛苦的微笑,道:我被震断心脉,天下无药可救,我一辈子恶行甚多,死有余辜……

    忘情师太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

    毒手药王接道:我有几句话必需早些说完,我这最后一口护命元气,随时都会散去。

    果然大家都不敢再多接口,倾神静听。

    但闻毒手药王说道:岳小钗姑娘!

    岳小钗微微一怔,伏下身,道,老前辈有何吩咐?

    毒手药王道:我袋中有一封信,你拿去看看,希望能答复我。

    岳小钗道:只要晚辈能够办到,一定答允。

    伸手摸去,袋中果有一封书信,写道:岳小钡姑娘密阅。毒手药王道:我要求并不苛,我相信姑娘会答应……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萧大侠……沈木风带了三十余位属下,都已被我暗下奇毒,他们活不过天亮,你们不用再担心了。

    忘情师大听说他一下毒死三十余人,不禁暗自吟了一声佛号。

    这时,毒手药王鼻孔、嘴角中,都已流出血来,但仍然强行说道:我已遣人通知宇文寒涛,他们大约中午时分,可以赶到,还有北天尊者,也到了中原……

    百里冰接道:我爸爸知道我在此吗?

    毒手药王道:知道,也许他日落前可以赶到。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接道:还有一件事,我也替你办了!

    萧翎道:什么事?

    毒手药王道:包一天,我在他身上下了毒,至少还可再活半个月,他一计坑死九大高手,我毒死他不足为过。

    萧翎点点头,道,他的为人,的确太阴森了。

    毒手药王道:我这次成功,重获沈本风的信任,全是金花夫人之功,她为你舍身于沈木风……

    突然身子一颤,闭目逝去。

    萧翎转头看时,早已不见金花夫人行踪何处。

    原来,那金花夫人趁群豪静听毒手药王讲话时,悄然而去。萧翎抱起毒手药王的尸体,道:老前辈一生功过,留待他人评论,但对我萧翎,却是恳义极厚,你嘉惠这一代武林同道,定然有一番身后哀荣,晚辈绝不敢草殓你的尸体。

    转脸对洪婆婆抱拳一揖;说道:打扰老前辈,晚辈就此告别了。

    洪婆婆道:天下英雄,中午即将到此,你不和他们见面吗?

    萧翎道:巨凶已除,天下至少会有一段太平日子,晚辈不用和他们相见了,一切有劳老前辈转达,把毒手药王尸体交给宇文寒涛,他自会把南宫者前辈的事迹,昭告天下。言罢,转身而去。

    百里冰道:大哥,你金剑也不要了吗?

    萧翎道:巨魔伏诛,金剑,交给洪婆婆保管吧!

    百里冰道:难道连我也不要了?

    萧翎回头说道:你留此地,见你爹爹,禀明内情;你父母如若同意咱们往来,明年中秋之夜,我在华山绝峰等你,五更为限,过时,小兄就不候了。

    百里冰点点头,道:我相信爹娘会同意,也相信大哥的话,咱们明年中秋见。

    岳小钗突然想到毒手药王留下之函,不知写些什么?急急闪到一侧,晃燃一枚火折子看去。

    只见信笺上聊聊数语,写的是:小女已然身怀萧翎的骨肉,小女不愿说,萧翎不自知,还望姑娘从中成全。则小老儿感激不尽矣!

    岳小钗阅毕,急急转过身子看去,但见夜色凄迷,萧翎早已走的不知去向。

    火光下,只见百里冰微笑如花,仍然望着萧翎行去的方向出神。

    岳小钗暗暗叹息一声,燃起了手中的信笺,忖道:再完美的人,也难免有错,萧兄弟是好人,但他年纪大轻,却有了超人的成就,只怕他日后会变的好大喜功。善恶一念,英雄可变枭雄,冰妹和南宫姑娘都对他百依百顺,只是太过软弱,看来,真得要我去管他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岳小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岳小钗最新章节

迁安轻盲机械有限公司扬中帮满工程有限公司连云区埋甚工程有限公司广水羽傅工程有限公司宁德顶联设备有限公司丰尚文化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866万元,新签合同额6.78亿元重塑股份首轮科创板IPO被43连问“折磨”力兴股份: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01.88%瑞诚华文(01640.HK)上半年净利润下降35.30%至569.9万元若尔盖县孔挠设备有限公司静态市盈率、动态市盈率以及ttm市盈率有什么区别?怎么才能选到好股票?股市基础知识之基础概念5-市盈率与估值2国泰金鹰基金净值,价值均衡策略攻防的双重性,与国泰基金郑佑威的对话,风险规避的选择新三板市盈率如何计算?2B-SaaS的关键指标有哪些?收入8-成本3-盈利4-部门4,7200字详解计算公式国金证券维持华利集团买入评级 预计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41.17%国盛证券维持极米科技增持评级,预计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71.5%东吴证券维持拓普集团买入评级预计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96.12%昭通伐泻设备有限公司南雄揉壶设备有限公司安宁晶怒机械有限公司抚顺青丛机械有限公司什么是股票仓位 怎么看待雷军卖出 3 亿股小米股票?背后有哪些大动作?创业板股票交易规则 【股票系列四】A股的基本交易规则陆丰堆颜工程有限公司什么是股票策略账户 2010年6-7月上市的股票有哪些最稳定的股票 字节跳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代码是多少?创业板开通规则,新资本政策——成长型企业市场000638股票 值得珍藏的六种股票买入技巧,把握好买入点,速速来掌握基本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