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公冶羊与游龙子两人,盘膝坐在地上,两手用抵,各自施展内力神功一较身手。

    公冶羊老奸巨猾,深知游龙子决计初步不会使用全力,自己倘若以十二成“修罗百柔玄功”冒险一袭,定能成功,于是阴阴一笑,说道:“娃娃注意”

    意字未落,竟然单臂贯劲,内力如潮涌至。

    游龙子黄小龙尚幸并未完全无备。“上玄揭帝神功”才施出八成功力,突觉对方掌心涌出一股寒气,直透五腑。方暗叫一声:“糟。”对方劲力更加倍排荡而来,被逼得额上淌出豆粒般的汗珠。而且真力逐渐萎熔。

    他一上来,便吃上老魔头的大亏,真是又急又怒。

    群侠不知内情,以为游龙子在火侯上必然相差甚远,是以相颥失色。

    可是,老魔公冶羊在全力突袭之下,竟未曾逼使对方完全败北,已感意外,再过片刻,游龙子身体内竟产生出一种气劲毫不相让地堵截住了。更是咄咄怪事。

    老魔一生见过的正邪各派的先天罡气,可说是不知多少,却没有一宗比这更奇异,更王道了,明明已失去抵抗之力,竟又在千钧一发危急之际稳住,使得自己功亏一篑,而且步步反逼。

    他开始感到对方那股子温劲的威力了,虽是不急不速,但勘像浩荡的天风,把自己“修罗百柔玄功”,宛如投如汪洋大海之内,不由恐惧万分。

    他后悔,不应一开始就把力量用尽,现在,他是无以为继的了!再过片刻,自己所占优势越来越少。而游龙子黄小龙,脸色又从苍白恢复到红润,额上的汗珠,不再流了,在迷朦的月色下,更显得气定神闲。

    这情形,落在群侠眼里自是一种安慰。但落在诸邪和邝飞燕眼里,却失为惊骇。

    邝飞燕搓着手向烟魔沈九峰道:“沈老,看情形,咱们岭主虽还占优势,但决不会有多少时间的好景了,一旦落败,那时咱们要再想逃走,恐怕不容易了,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沈老,咱们这就乘人不备逃走如何?”

    烟魔沈九峰想了一想,道:“宫主之言甚是,据上古奇事搜秘录所载,那盘据在铁箱上的‘血龙’,并非无物可制。如果咱们能将游龙子的‘血龙’和老头子的铁箱同时取走,异日仍可称霸武林,依我推测,那只铁箱之内,已然藏有厉害东西,足以反败为胜,不然,老头子怎会叫你取来!”

    烟魔口中的老头子,当然系指诸邪岭主公治羊,邝飞燕何等玲珑,认为沈九峰的推测决不会错,于是说道:“沈老,时不我与,请快动手制住‘血龙’,铁箱由晚辈携走好了!”

    烟魔笑瞥邝飞燕一眼道:“咱们这一逃走,为正邪两派所不容艺术中国,假如姑娘一旦弃我而去”

    他很想说:“这样冒险,未免划不来哩!”

    邝飞燕黛眉一蹙,她听得出烟魔是要自己嫁给他,否则不干,她银牙一咬,俏步上前,娇声说道:“沈老,咱们既是共患难,当然也要共安乐的呀!”

    像这样直截了当的表示,烟魔沈九峰自是受宠若惊,毅然挺胸说道:“好!就这么办!”

    言讫,迅速地从怀中摸出一物,朝铁箱罩去。只见一道红影一闪,那只“血龙”就像鱼儿人了罗网一般。烟魔低唤一声道:“宫主快些收起我那‘迷魂红罗蛛丝网’与我偕逃!”

    邝飞燕应了一声,两人一提蛛网一携铁箱,像闪电般向“祸水桥”方向逸去。

    群侠暴喝一声道:“贱婢,你还想逃么?”正要纷纷追赶。

    活神仙司徒圣见游龙子正在胜负关头,摇手阻止,以免影响这场内力的拼搏。

    这时公冶羊,已经疲惫之极,浑身真力,业已油尽灯枯,渐渐抗拒不住游龙子的“上玄揭帝神功”。一声低呻,吐出一口鲜血,萎顿地上。

    原来他腑脏已经震碎。

    游龙子黄小龙陡觉那股抗拒之力,全部消失,这才睁开眼,略略抬起头来,立闻群侠一阵欢呼,他知道这场较量自己是赢了,嘴角上泛起了一丝笑容。

    长耳酒仙东方坤,极力阻止金燕等人跟他讲话,好让他恢复—身功力,再去追捕那逃走的邝飞燕丫头。

    诸邪见岭主已死,群龙无首,正欲离去。

    耐性禅师道:“且慢,各位等待侠王游龙子安排,擅离者杀无赦。”

    这位少林有道高僧,因为武当天籁真人之被害,至今尚不知尸身何在,如让这班人走了,将来还有何人知道,是事严词骇阻。

    诸邪重要人物,如今只剩一个武魔董化他此时已感到武功已不可恃,对世间恩怨都已灰心,沉叹一声道:“大师既是这般吩咐,老朽静侯游龙子安排好了!”

    他本是“黄金汉宫”的第二号人物,尚且屈膝乞命,其他之人更不用说了。

    不消多久,游龙子运功九转,从地上一跃而起,注目草地道:“‘血龙’和铁箱呢?”

    侯丽珠和金燕都已来在身边,同声说道:“被邝飞燕那丫头和烟魔沈九峰窃走了!”

    游龙子不信道:“我那‘血龙’怎会听命于她的?”

    金燕这才将“烟魔沈九峰以‘迷魂红罗蛛丝网’罩住‘血龙’乘机逃去!”

    游龙子既惊且怒,道:“如让‘血龙’给他吞服,异日吾辈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并非过甚其词,要晓得邝飞燕禀性残忍,窃‘血龙’,无异如虎添翼,她尽可以用之滥杀无辜。

    尤其自己几位夫人,更是她泄恨对象,这叫他如何不发急呢!

    侯丽珠道:“她已与烟魔从‘祸水桥’方向逃走。”

    游龙子黄小龙道:“这里由师伯活神仙与少林耐性禅师处理,并追查出武当掌门天籁真人与宇内四奇之银色叉苏前辈遗骸,择地安葬。事毕后,前往对面荒岭驰援晚辈。”

    说毕,正要动手,侯丽珠急忙道:“小龙哥,别忙,以你武功,邝丫头和烟魔虽非敌手,但她诡计多端,同时,她盗去公冶羊的那只箱,经过我多方思考,认为那是一宗具有毁灭性的东西,不然,以公冶羊那等凶顽之人,怎会珍藏,因此,我要同金燕姐和长耳酒仙前辈与你同往,视情况随机应变,也好有个照应,咱们留此并无益处。”

    她这样说,金燕首先同意,长耳酒仙最怕闲着无事,闻言好不欢喜,道:“好,咱们这就追去。”

    于是游龙子、长耳酒仙、金燕、侯丽珠四人,身形一幌,便已化作四缕黑影,穿过“祸水桥”“巨憝亭”“遗臭万年石坊”然后来到那唯一通向荒岭的石梁。

    侯丽珠走到石梁尽头,一见距那断崖有九丈来宽,不由蛾眉一皱,她是新学会的游龙术,深恐自己没有把损,是以心如鹿撞,有点害怕。

    游龙子道:“让我带你一把吧艺术中国!”

    吧字一落,长啸一声,拉着她的手腕,叫声起,两人好像两只彩蝶飘了过去。

    跟着,金燕和长耳酒仙也过来了。

    一行四人,由游龙子领头循着山径寻去。

    且说邝飞燕和烟魔沈九峰好不容易渡过石梁,来到荒岭,两人登上岗。

    邝飞燕道:“沈老,我想游龙子会追来的,咱们两人合起来,也不是对手,何况对方人手众多,咱们迟早会被捕的。”

    她说到这里,问道:“那铁箱可真是什么炸药么?”

    烟魔沈九峰沉吟道:“我想很可能的,要是奇珍异宝,岭主会取去战斗场干吗?”

    邝飞燕心中迅速起了一个恶毒的念头,说道:“等下游龙子追来时,就以这家伙对付于他。”

    烟魔沈儿峰心中暗凛,盖他己知游龙子为她心目中的爱人,尚且下得了手,自己当然不在话下,但他此时已为飞燕美色所迷,已不顾及其他。说道:“咱们应该先觅一隐身之地,最好是在高崖之上,那样才较为安全。”

    邝飞燕也觉得惟有如此较妥当,两人遂又离开土岗,循着山径走去。

    转过山拗,前面是一座荒谷。

    过得谷内,果然发现黑水魔尊曝尸谷中。

    两人更加深了畏惧,邝飞燕故意投下一条手绢于荒径上,以便诱使对方入壳然后与烟魔沈九峰费了不少工夫,方始攀登谷顶绝壁隐伏,将铁箱放置崖缘,只要一见黄小龙在谷内出现,即刻推下铁箱,果如所料,则将目击迎龙子惨死情况,而抚掌称快,否则亦有优裕时间可资脱身。设想得可谓周密已极。

    烟魔沈九峰见诸事已欺,说道:“姑娘已把‘血龙’降伏,那样‘迷魂红罗天蚕网’应该归还老夫了吧!”

    邝飞燕故作讶异之色说道:“九峰,你说什么?”

    烟魔道:“我说姑娘既已降伏‘血龙’,那条“迷魂红罗天蚕网”应归还老夫。难道有错么?”

    邝飞燕粉脸立即变色,现出一付出幽怨的样子说道:“我人都快属你所有,这区区一条罗网,你竟好意思开口索,看来咱们现在还是拆伙的好,这东西也不要了。”说罢,便要将“血龙”放出。

    烟魔沈九峰虽也是老狐狸,但若论心计,他又怎是这位姑娘敌手。闻言,即摇手否认道:“姑娘,你又多心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邝飞燕瞧着他一付尴尬情形,格格一笑,道:“不是那个意思就好啦!”

    说完,立即投入对方怀抱,撒娇不已!

    就在这时,陡闻左方傅来声一嗤笑。

    两人一惊,霍地分开,向发声处扑去。

    可是危崖附近二十丈内,空旷一片,什么也没有。

    烟魔沈九峰喃喃说道:“奇怪,那缕笑声如此真切,即使是飞鸟,也断难逃出老夫视线。”

    他竟是如此自信。因之,他坚决便要作一次最后搜寻。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一阵语声,一人说道:“小龙哥,我们这样暴露身形去迫寻敌人是不利的。要知邝丫头鬼计多端,心狠意毒,一旦猝起发难,是难于预防的”

    她听得出说话人用是游龙子三位夫人之一的侯丽珠,也是一个富于机智之人,她真恨死了她。心道:“我今天要不亲手将她除去,就不姓邝。”

    这念头甫落,另一苍老声音说道:“我真为老友琴侠哀,他这唯一的孙女儿,为什么不是鸾凤,却是鸱鹗”

    言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邝飞燕蛾眉一挑,恨声说道:“醉鬼,你敢背后议论姑娘,今天少不了要你这老骨随同姓黄的陪葬。”

    接着侯丽珠的声音随风摇送而来:“这都怪小龙哥不好!”

    游龙子终于启口了,道:“丽珠,那丫头蓄意为恶,怎怪到我的头上?”

    他是在为自己争辩。

    侯丽珠道:“谁叫你‘金针未刺红已染’呀!”

    这句词儿,原是公孙凤向自己说的,想不到侯丽珠竟连作笑谑资料。蛾眉一挑,恨声说道:“九峰,咱们也别徒事搜寻,敌人业已快到下面的谷口了!”

    烟魔沈九峰叼着旱烟袋唔了一声说道:“好的!”

    于是,两人便回到危岩边俯首下望,只见游龙子黄小龙和长耳酒仙东方坤,丽珠三人踏着月色,微一逡巡艺术中国,便已进入了荒谷之内,同时游龙子噫了一声道:“丽珠,这不是邝丫头的手帕吗,她既然来过这里,必然逃得不远,咱们快些搜查。”

    邝飞燕陡然在危崖上长起身来,笑一声,—道:“游龙子,别神气,尔等已如鱼游釜中,死期已至,还敢大言不惭。”

    她这一发言,立即惊动了谷中的游龙子黄小龙等三人。

    游龙子剑眉一蹙,正要责骂她不该下如此狠心,以九毒飞芒打伤公孙凤姑娘。侯丽珠赶快一拉丈夫衣袖,说道:“快躲,这丫头在施展诡计……”

    三人方身腾向谷口,邝飞燕银牙一锉,把足前的那具铁箱,正拟只手—推,抛下悬崖,忽然左方暴起一声娇叱道:“住手!”

    跟着射出三点金星,袭向邝飞燕手臂三处穴道。

    邝飞燕骤吃—惊,缩手一瞥,只见左面一株古柏稍头射下一人,她认得来人,是哈红药的丫头金钏儿。不由大怒,哼了一声道:“大胆丫头,别以为飞上了高枝,便敢管起姑娘的事来了!”

    她说道这里,朝烟魔沈九峰道:“把这丫头给我杀了!”

    烟魔沈九峰如奉纶音,身形一幌,便已搁在金钏儿面前,呼的劈出一掌,说道:“贱婢,老夫要你知晓爱管闲事的后果!”

    金钏儿因一路来迟,到得诸邪岭时,正是老魔与游龙子应战之际,方一玄足,便发现邝飞燕与烟魔沈九峰携走铁箱和“血龙”逃走之际,她这时已来不与群侠及小姐哈红药见面,幌肩一路追来,远远跟随。

    适才她听到邝飞燕毒计,那声冷嗤,就是她所发。

    此刻,见这狠毒的丫头,当真要向小龙叔叔施展毒手,只得发出暗器阻延她之所以现身,无非是想诱使飞燕追迫自己,没有时间去推铁箱。不料她却叫烟魔沈九峰前来拦阻,不禁又气又急。

    眼见邝飞燕满脸杀机,双手一推,那具铁箱像殒星般直往下落。

    这时,右面崖上响起一声“阿弥陀佛”,凌空制下一道白虹,朝那疾坠的铁箱卷去。

    邝飞燕觉得好生熟悉,回首一望,隔她丈远之外,站立着一个缁衣年青女尼,正飞起一条白绫追卷着自己掷下的铁箱。

    她怔了一怔,方觉得这女尼似在那里见过,但又决不是金陵净心庵女尼净心大师。

    但她又是谁?

    邝飞燕这时已管不了许多,一声厉叱,人却像怒兽般扑去。接连施展两招大擒拿手法,一招“紫索缚龙”向女尼右手白绫夺去,一招“双龙探珠”直攫对方双目。

    那女尼低喧一声佛号,沉腕侧户,两招都被化解,说道:“飞燕,快些住手,难道你竟看不出我是谁么?”

    邝燕这时才看出面前女尼,眉、眼、脸型轮廓,俨然是自己的同胞姐妹邝飞莺。

    她不是被自己在大巴山“无名谷”外、被自己割断葛藤跌下千寻峭壁的么,怎还未死呢?

    这问题,她已无时间细想,心一横,冷笨一声道:“谁认识你这尼姑……”

    边说,边凝聚公冶羊教授她的“修罗百柔玄功”,一掌拍去,她知道自己另一恶行,如不将飞莺杀死灭口,必将又会暴露。那女尼陡感飞燕拍出的劲风有异,那敢硬接,宽大的袍袖一抖,人已象仙缥渺般起在空中。那卷住铁箱的白绫,也跟着向崖上飞落。

    飞燕尖叫一声,从怀中摸出一把锋利匕首,朝白绫横空一划,银芒闪处,顿时响起一声裂帛之音。那具铁箱,复又向危崖下疾坠而去。

    年青女尼右手一轻,心头亦泛起一缕薄怒,喝道:“丫头,你当真是魔鬼转世……”

    她话声未落,飞燕又是一匕首刺来,但见银芒乱吐。寒气贬骨,所刺之处,全是一身致命要害。

    她这些时,亦有奇遇,所得乃是一位佛门隐迹已久的圣尼。曾将佛门降魔至高心法“般若神功”传授了她。可惜飞莺限于资质,虽有进步,但火候仅有六成,只得运功相抗。飞燕一时倒奈何她不得。

    她此时已皈依佛门,取名青莲,前在“落雁峰”内曾救了金燕、小敏、侯丽珠、哈红药。她此次西来,知妹子飞燕造恶太多,欲前来渡化,不想她陷溺已深,连自己都不肯认了。

    两人便在崖上一来一往搏斗起来。

    同时,崖下更传出一声爆炸,轰隆之声,直如惊天动地。连崖上都有些震动。

    年青女尼对乃妹飞燕的行为,愈加感到痛心,说道:“飞燕,你太过份了,须知爱一个人,不是占有,也不是可以威逼,更不应该气量狭小,你,什么都占齐了,为了爱小龙,你不惜残手足之情,不惜弃明投暗,不惜一切卑劣手段,然而,你获得了什么?燕妹,快放下屠刀,随我遁迹佛门,今生今世,咱们再也不践履红尘!”

    飞燕朝左面一看,烟魔沈九峰已把金钏儿逼得乱转,不由怒哼一声,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劝我托迹佛门当姑子呢?难道你要我也青罄红鱼一辈子不成?”

    青莲女尼道:“燕妹!看开些,别一味固执,假如你不耐尼庵寂寞,随便嫁一个青年,也可安渡一生,我并非要你一定象我才好哟!”

    “我不是已答应嫁给沈九峰么?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复仇呢?其实,你尘心又何曾死,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也爱姓黄的吗?”

    青莲女尼眉头一皱,说道:“燕妹,我不许你这样说。”

    飞燕陡然一脚踢去,说道:“别不害臊,当了尼姑还在单恋着人家,你知道这家伙有多少老婆吗?”

    青莲女尼险些被妹子一脚踢中小腹,身形一飘,避了开去,说道:“往者已矣,燕妹,难道你一点也不顾姐妹之情吗?俗语说得好,放下屠刀,立地可以成佛。”

    飞燕忽然心生一计,道:“莺姐,你不记前嫌吗?”

    青莲女尼道:“阿弥陀佛,慢说你还是我的胞妹,即使是外人,只要她改恶向善,我欢喜还来不及,我干嘛要记前嫌呢?”

    飞燕立即停止了攻击,青莲女尼以为她真的被自己至诚感动,忙跨步上前,作出了个拥抱亲热的姿式。

    忽然之间,一缕凶光从飞燕双眼掠过,跟着嘿嘿—声冷笑,双脚连环踢出。

    青莲女尼此时完全无备,方感不妙,谁知劲风业已袭体,饶她应变奇速,胯骨上仍中了一点,哎哟一声,飘飞起的身形,仍“砰”的一声跌落地面。

    飞燕冷笑一声,踏上前去,说道:“你死在亲妹妹手里,总比寂寞而死的好,去吧!”

    吧字一落,一脚朝青莲女尼心窝踢去。

    青莲女尼叹息一声,闭目等死。

    谁知这时的游龙黄小龙和夫人侯丽珠,以及长耳酒仙东方坤已攀登崖顶,见此情形。怒喝一声:“看剑!”立刻有一道碧光呼啸而至,飞燕自然认识那是游龙子的“碧玉剑”,惊惧之下,虽是仍旧一脚朝青莲女尼踢去,但因这略一迟疑之故,游龙子的“碧玉剑”已从背后透腹而过,跟着响起两声惨号,这一对姐妹花双双倒地。

    烟魔沈九峰见强敌陡现,飞燕又已香消玉殒,方拟逃走,侯丽珠冷笑一声道:“无知老魅,此时还想逃么。”刷的一剑刺去,沈九峰但见剑芒耀眼,心头一慌,顿时被削去半个脑袋,连叫都没有叫一声,亦已了账。

    金钏儿柱剑于地,喘息着道:“婶娘武功又有了惊人进步,这一回可得传我一套人皮宝衣上的功夫了吧!不然老是受人欺侮。”

    侯丽珠拉着她道:“好姑娘,要不是你在崖上阻延了那贱婢的动作,咱们连同你义父都会被火器名家易然的‘霹厉阴雷’炸得血肉横飞,我叫你游龙子叔叔将人皮宝衣上的功夫,倾囊相授如何。”

    金钏儿喜道:“那我先要谢谢婶娘,不过,这阻延飞燕投掷‘霹厉阴雷’的还有飞燕的姐姐飞莺呢!”

    游龙子黄小龙道:“她人在那里?你没有看错吧!”

    金钏儿用手一指躺在血泊中的年青女尼道:“这青莲大师,就是昔年的飞莺呀!她是被乃妹在大巴山割断荡过危崖的山藤而加以暗害的呀!听说,她被一位神尼所救,才出家的,而且就隐居在“落雁峰”中。”

    候丽珠哎呀一声,牵起小龙的手道:“哦!原来咱们全是飞莺姑娘救的,怪不得那声音好生熟悉呢!小龙,你去看看,能否将她救活。”

    这时,活神仙司徒圣已率领金燕、小敏、哈红乐登上崖顶。他这也顾不得说别的,忙扶起地上的青莲女尼一看,只见她胯骨上露出碗大一个窟窿,深可见骨,左肋也被踢断三根之多。胸口虽起伏不已,但却只剩下一丝微弱的气息。

    游龙子忙从身上摸出活神仙所赐灵药,一连喂下三粒,并以疗伤圣药,交由金燕侯丽珠包扎。同时以手掌按在她背心穴上,青莲女尼呻吟一声,张开眼来,见着游龙子微微一笑,笑道:“出家之人,怎好劳施主如此麻烦!”

    游龙子见这双姐妹,完全为了自己,落得这般下场,不禁目蕴热泪,说道:“青莲大师,不,莺妹,是我害了你们,我……我真是罪孽深重!”

    青莲女尼说道:“黄大侠,千万别这般说。舍妹孽由自作,不能怪你,请念在家祖情谊,将她安葬了吧!我如有幸而不死,也将为她念十万卷金刚经,以解脱她负罪的灵魂。”

    游龙子慨然道:“一切谨遵大师吩咐”他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两事,问道:“不知武当天籁真人和银色夜叉苏前辈遗体都找着了吗?艺术中国?还有公孙凤的伤势如何?”

    金燕在一旁道:“两位前辈的遗体都在‘黄金汉宫’找到。至于凤妹的伤势,业已无碍,我与小敏已经代她作主,一俟回返北京,即与哈妹子的喜事一齐办理,你不会反对吧?”

    他反对得了么?这感情上的债,是不能再拖了,因之,他只有默然。因为在这个时候,既不能表示欢愉,也不能表示不快。遂岔开话题道:“群侠们都来了么?”

    金燕道:“那石梁与断崖,少说点也有十来丈距离,是我不要他们冒险,已坐着原来上岭的竹蓝,早就下岭上路啦!”

    游龙子不解道:“他们何必那样匆忙呢?……”

    小敏嘻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人家须得赶回去准备一份贺喜的礼仪,否则就来不及当面扰你的喜酒了!”

    游龙子耸肩笑道:“其实也用不着这样急……”

    候丽珠在一旁凑趣道:“我说小龙哥,你就别假撇清了吧!你要不是对红药姐情有所钟,飞燕又何必反出中原呢!”

    笑闹间,东方天际已现出一丝曙光。

    游龙子这才与苍穹双仙起程东归。

    到得北京,在与哈红药公孙凤成婚后,并在香山之麓盖了一座庄院唤做“游龙山庄”,过着陆地神仙般的侠隐生活,好不羡煞人也。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剑底游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兰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立并收藏剑底游龙最新章节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