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土飞扬中,那面照壁塌下了一个大洞。那个大洞中却出现了三双手!不同的三双手,不同的三个人!

    沈胜衣!白玉楼!风入松!

    照壁。并不怎么厚,这三人虽然都是以剑称雄,但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内功修为自亦是非同小可,合三人之力,已足以将这道墙壁摧毁!步烟飞一呆之下,立即发出了一声欢呼:“沈大哥!”

    沈胜衣应声跨出墙洞,身形一展,如箭般飞射向步烟飞!方重生目光一闪,手中蓄势待发的链子刀立却脱手斩向沈胜衣。这一刀声势更凌厉!沈胜衣左手剑已出鞘,人动剑动,“挣”一声,封开了方重生斩来的一剑,身形落处,正好站在步烟飞身旁。大法师目光如闪电,落在沈胜衣面上,道:“这位沈施主,应该是假包换的了。”

    沈胜衣笑应道:“大法师已发现无双谱的秘密?”

    变化大法师道:“已经发现。”

    沈胜衣道:“幸好我们及时赶到。”步烟飞一旁嚷道:“他们要斩下我的右脚!”

    沈胜衣笑道:“现在不用害怕了。”步烟飞娇笑,道:“沈大哥,我早就知道你一定能够及时赶来救我。”沈胜衣道:“来的总算还是时候!”

    变化大法师道:“你们是由水路来的?”沈胜衣道:“不错!”

    变化大法师道:“好聪明的人,我们倒是太自信了。”他一面说一面移步走到慕容孤芳的右侧,方重生亦同时移动脚步,却是走向慕容孤芳的左例。

    白玉楼笑接道:“要找到那条秘道着实不容易!”慕容孤芳仍坐在原处,这时候面色已恢复正常,笑笑道:“人说白大人对于九宫八卦、五行六合方面亦甚有研究,钟乳洞中的九宫八卦阵,当然难不倒白大人的了。”白玉楼笑道:“侥幸看得透,没有被困在阵中。”他说着跨出墙洞,后面紧跟着白冰,这时候,白冰已经将步烟飞那张“脸皮”

    剥下,恢复了本来面目。慕容孤芳目光转落在白冰脸上,道:“这个才是真正的白妹子,也是假包换的了。”

    白冰笑应道:“慕容姊姊,骗了你这么久可真抱歉叼!”慕容孤芳摇头道:“不要紧,姊姊骗别人这么多次,上一次当也是应该的。”

    艾飞雨紧随着白冰走出。慕容孤芳目光又转,道:“这位又是谁?”

    艾飞雨道:“就是几位一直以为的沈胜衣。”慕容孤芳“哦”一声,道:“高姓?

    大名?”

    “艾飞雨!”

    “快剑艾飞雨?”

    艾飞雨微微一怔,道:“想不到姑娘也知道艾某人。”慕容孤芳道:“阁下并不是无名之辈。”艾飞雨由衷地道:“姑娘有今天的成就实在不简单。”

    慕容孤芳笑笑。艾飞雨之后,就是风入松。慕容孤芳笑顾道:“风老先生也来了。”

    风入松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方重生脸上,忽然问:“应该怎样称呼你?”

    方重生一字字道:“独孤雁!”

    风入松再问:“杀段天宝的是你?”独孤雁道:“是我!”风入松盯着他,道:

    “很好!”独孤雁反问:“如何好?”风入松道:“容你一个全尸!”

    独孤雁冷笑。四个大理武士跟着走了出来,慕容孤芳看在眼内,道:“风老先生,你带来多少人?”风入松沉声道:“足以夷平此地!”

    慕容孤芳脸色微变,道:“罪魁祸首,应是慕容孤芳一人,风老先生,手下留情!”

    白玉楼即时竖起大拇指,道:“好,不愧女中丈夫!”慕容孤芳道:“白大人,用我的性命,能否换全慕容世家子弟的性命?”步烟飞插口道:“这里的人也都不是很坏的。”

    白玉楼点点头,道:“这个老夫也知道。”转顾风入松,道:“风兄的意思如何?”

    风入松道:“小弟只想杀一个人!”

    独孤雁冷笑,道:“只怕你杀不了!”

    风入松按剑道:“杀得了固要杀,杀不了也要杀!”独孤雁道:“我明白你的话,杀我并不是你的主意,你只是一个奴才!”风入松寒着脸,道:“现在就是有命令下来不可杀,我也非杀你不可了。”独孤雁纵声大笑,横挡在慕容孤芳面前,道:“你们既然只是要杀我一人,那还不容易?”

    风入松冷冷地道:“是我!并不是我们!”独孤雁目光转向沈胜衣,道:“姓沈的是名侠!”

    “白玉楼有君子之称!”独孤雁目光最后落在艾飞雨的面上,“姓艾的也是一个侠客,他们难道联手杀害一个女孩子?”

    沈胜衣、白玉楼他们尚未有说话,慕容孤芳已应道:“你错了!”独孤雁一怔。慕容孤芳道:“他们不会杀害我,只会将我抓起来。”

    独孤雁脱口问道:“为什么?”慕容孤芳道:“两个原因我是红梅盗,白玉楼也是一个奴才!”

    白玉楼淡然应道:“随你怎样说,白玉楼无愧于心!”

    慕容孤芳忽然道:“好一个君子,却懂得改头换面那种技俩!”

    白玉楼道:“白某人但求无愧于心就是了。”慕容孤芳道:“君子可以欺其方,看来你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君子。”白玉楼道:“做君子本来就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君子。”

    慕容孤芳冷笑不语。变化大法师一直默不作声,这时忽然道:“小姐你……”慕容孤芳道:“大法师,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要我逃?”变化大法师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慕容孤芳道:“大法师难道看不出大势已去,要逃出万花谷比登天还难?”变化大法师摇头,道:“贫僧一直在倾耳细听,秘道中并无他人,风老头的话不足信,而且,事实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哪来那么多的船只?”

    慕容孤芳道:“就是这些人,已经够我们应付。”

    说话间,白玉楼等已走至沈胜衣那边,一字儿排开。他们一共十个人,武功却分成三级,那四个大理武士是一级,步烟飞、白冰艾飞雨又是一级,沈胜衣、白玉楼风入松是最高的一级!就是这一级三个人的确已经够慕容孤芳三人应付的了。

    变化大法师道:“贫僧虽然打不过他们,将他们截下,却绝对不成问题。”这些话,只有慕容孤芳一个人听到。慕容孤芳叹息道:“大法师……”变化大法师道:“士为知己者死!”

    白玉楼看得真切,道:“大法师连传音入密的本领也练成了。”

    变化大法师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沈胜衣插口道:“大法师纵然不说出声,我们也想得到。”

    变化大法师合什道:“施主本来就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

    沈胜衣叹息道:“大法师这个时候也该醒悟了。”变化大法师道:“可惜大法师也是一个人。”

    风入松道:“人又如何?”变化大法师道:“不能忘恩负义。”

    风入松道:“很好!”转对独孤雁,道:“他们都有种,你这个小子虽然与他们走在一起,却是没种得很。”独孤雁轩眉,道:“姓风的,你可敢与我单独决一死战?”

    风入松傲然道:“有何不敢?”方重生一挥刀,道:“我们到外面去!”

    风入松道:“这里不是很好!”他剑击钢棚,道:“这些钢棚将慕容世家的子弟挡在小楼外,我们大可以不为他们来分心。”

    独孤雁冷笑道:“你那些朋友却都在棚内。”风入松道:“你放心,他们是绝不会出手助我。”

    独孤雁道:“是么?”风入松回顾沈胜衣白玉楼,道:“几位若当我风某人是朋友,在风某人倒下之前,请勿出手!”

    白玉楼道:“风兄……”风入松道:“生死有命,白兄不必为我担心!”白玉楼无言叹息。

    风入松剑一引:“那边请!”横移一步,这一步竟远及一丈!独孤雁一抖链子刀,跃了过去。

    变化大法师即时猛一声暴喝,道:“小姐,快走!”他右手同时往慕容孤芳的肩膀一推,慕容孤芳一声:“大法师珍重!”借力使力,如箭般向那边墙洞射去!风入松即时转首,一声冷笑,手一挥,袖中小剑“嗤”的从袖中射出,飞射向慕容孤芳!变化大法师目睹剑势,面色一变“霍”-声衣袖急拂,向那支小剑卷去!裂帛声响,那支小剑非独没有被卷飞,而且穿过变化大法师的衣袖,继续射向慕容孤芳,只不过,本来是射向慕容孤芳的后心,给变化大法师的衣袖这一卷,已变了射向慕容孤芳的腿。

    慕容孤芳一心逃命,也一心以为变化大法师一定可以替她将敌人的任何攻击截下,所以完全没有防备,到她听得破空声响接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的了。那支小剑“夺”地射进了她的右脚小腿,一阵剧痛直刺入她的心房!她惊呼着倒在墙洞内,也幸亏那支小剑劲力已弱,否则就是这一剑,已足将她的脚斩断!她一倒即起,挣扎着继续向洞内走进去,鲜血已染红了她的裙脚,在地下留下了一条血路。

    靠近那边的四个大理武士看见,立即举刀奔过去。他们才奔到墙洞之前,眼前一花,变化大法师已挡在他们的面前。他一声佛号,接道:“我佛慈悲,请恕弟子今天大开杀戒了!”

    语声未已,两把长刀斩下,变化大法师霹雳一声狮子吼,左衣袖一拂,卷飞了一把长刀,再抢在另外一刀之前,上掌拍在那个持刀武士的胸腔之上!“叭”一声巨响,那个大理武士被击得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那眨眼之间,又是两刀斩下,变化大法师大喝:“滚!”双掌又抢在刀前,一掌把一把刀的刀锋拍开,另一掌印在另一个武士的持刀右臂之上!那个武士的右臂“击”地齐肘两断,人亦被震得飞开!变化大法师双掌一错,方待追击,“不得伤人!”暴喝声入耳,一支剑已闪电股刺过来!

    是白玉楼的剑!变化大法师双袖立起,刀一样迎前,“啪啪”声响中,以双袖接下了白玉楼的十三剑急刺!白玉楼大喝道:“好和尚!”长剑再急刺十三剑!变化大法师道:“叫法师!”三个字一出口,又已双袖再接白玉楼十三剑!白玉楼冷笑,剑一引,只一剑刺出!这一剑才动,他浑身衣衫已自无风飞舞,变化大法师看在眼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掌疾迎了上去。“叭”一声,白玉楼的剑竟被他拍在双掌之内,他双掌一拍即开,“格”一声,白玉楼那支剑断成节!

    白玉楼脸色一变,断剑“星河倒挂”,横截变化大法师跟着拍前的双掌!变化大法师双掌一错,“叭”一声,竟然又将白玉楼那支断剑夹住!这判断何等准确,这胆量何等惊人!白玉楼一着失错,心神大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那刹那之间,变化大法师双脚突然离地,鸳鸯连环疾踢了出去!好一个白玉楼,当机立断,弃剑、翻身,往后倒飞!变化大法师双脚一踢即收,双掌一开,断剑在双掌中飞出,追射白玉楼!

    白玉楼没有闪避,因为他已经看见沈胜衣一剑从旁飞来。他相信沈胜衣的判断!沈胜衣果然没有今他失望,一剑将断剑挑飞!白玉楼身形落下,道:“兄弟,你小心这个和尚!”

    沈胜衣道:“兄弟的武功与这位大法师相差其实并不远!白玉楼苦笑。沈胜衣接道:

    “只是白兄少与人交手,输得只是在经验方面。”

    白玉楼道:“也许是的。”变化大法师接道:“确实是!”他大笑接道:“粉侯到底是粉侯,虽然有一身好武功,经验实在少得可怜。”

    沈胜衣道:“大法师身为出家人,经验却是如此丰富。”变化大法师道:“非丰富不可。”沈胜衣道:“为什么?”变化大法师道:“贫僧精研易容术,不容师门,师兄弟要清理门户,不动手也不成。”

    沈胜衣道:“你所以投靠幕容孤芳,大概是因为她支持你研究易容术了。”

    变化大法道:“难怪。”变化大法师“霍霍”突然虚声两掌,道:“沈施主快剑名震江湖,今日有幸相逢,贫僧非要见识一下不可了。”

    白玉楼冷笑道:“不见识也不成!”变化大法师“哈哈”一声,猛一长身,一拳迎面向沈胜衣击过去!拳动风生,拳未到,轻风已经扑面!沈胜衣左手剑一划,裂帛一声,将拳风划断!变化大法师立即收拳,道:“好厉害的剑气!”

    沈胜衣道:“大法师的拳风一样惊人1”一顿忽问道:“若是沈某人没有走眼,这该是少林无影神拳!”变化大法师面色微变,道:“好眼力!”

    沈胜衣道:“少林名门大派……”变化大法师接道:“少废话!”脚步一动,身形陡前,“双龙出海”,双拳疾声向沈胜衣胸膛!击出的时候,只是两拳,击到了一半,两拳已变成十六拳,左八右八,分击沈胜衣胸膛十八处要穴!掌快轻猛,变式的迅速,实在是沈胜衣生平仅见!他没有退让,剑一引,十六剑刺出,分截十六拳,剑风“嘶嘶”

    地作响,将拳势一一划断!

    变化大法师轻喝一声:“左手快剑果然名不虚传!”整个身子陡然拔起来,翻滚左半空!他的拳脚同时展开,左七右八十五拳,左八右七十五脚!那刹那之间,他简直就像是一只浑身布满了尖刺的刺猬,凌空滚动着,猛攻向沈胜衣!沈胜衣衣剑更快,那刹那人剑合成一体,亦仿佛变成了一只刺猬!

    破空声乱响,突然拳脚一敛,剑影亦一散,变化大法师凌空落地,沈胜衣倒退三尺,剑隐在肘后!变化大法师前胸左右双肩衣衫之上,裂开十数道缝子,沈胜衣双袖胸襟俱裂。旁观众人虽然并不是全部都看得出其中的变化,但现在看见两人这种情形,亦已想像得到那刹那接触的凶险!

    沈胜衣第一个开口,道:“大法师好快的拳脚!”

    变化大法师沉声道:“沈施主好快的左手剑术?”语声再一沉,突喝道:“再接这一脚!”一屈左脚,突然间一弹跃起,右脚飞踢沈胜衣!沈胜衣临敌经验的丰富,竟然看不出这一脚的变化!这一脚的奇诡迅速,更就难以言喻。沈胜衣当机立断,抽身急退,倒踩七星步,一刹那七闪!变化大法师这一脚终于落空,但是在沈胜衣闪避范围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已被他这一脚完全踢碎!,

    白玉楼耸然得容,脱口道:“观音足!”变化大法师应道:“正是!”仍然单一脚立地,猛可一旋,一股旋风也似欺向沈胜衣服,屈指同时五弹!沈胜衣道:“达摩指!”

    长剑急划,嘶嘶声中,指势被他划断。变化大法师道:“好!”拳收回袖,双袖交剪,“呼呼”卷出,其急如风,其势如剪,其利如刀!“流云袖!”沈胜衣剑击掷来双袖,一面道:“少林寺七十二种绝技,大法师学会的可真不少哇!”

    变化大法师冷笑,右手从袖中伸出,并指疾声了出去!他的左袖如刀,右指如剑,刀剑齐施,此消波长,迅速攻前。

    沈胜衣左手仿如没有腕骨也似,剑在他的左手中,飞轮般转动,拒左袖,封右指,双脚同时急踩七星步,闪下盘踢来的鸳鸯连环腿。百招未过,在他们周围两丈的所有东西经已化成粉碎。旁观众人不由自主的倒退,衣衫仍然被激得猎猎作响。

    变化大法师额上汗珠开始滚落,沈胜衣的衣衫亦已被汗水湿透!变化大法师拳变掌,掌代指,指又变回拳,功势一次比一次凌厉。沈胜衣一剑千锋。剑势亦一次比一次的迅速。众人面皆变色,却一声也都不敢发,唯恐影响沈胜衣的心情,分散沈胜衣的注意。

    “现在这一战,你我胜负以你看如何?”激战中,变化大法师突然这样问沈胜衣。

    沈胜衣道:“武功你胜我,经验却是我在你之上,这一战,无论是谁败,胜的一方也必须付出相当代阶。”

    变化点头,道:“贫僧死不足惜!”沈胜衣道:“能够死在大法师这种高手的面前,沈某人亦死而无憾。”

    变化大法师道:“你尚年青,年青有为。”沈胜衣道:“生死由命,又岂是人力所能够挽回?”

    变化大法师大笑:“好!视死如归,好汉子!”笑语声一落,拳脚袖齐施,功势更猛烈。沈胜衣人剑飞闪,掠上楼中那张八仙桌,那只是刹那,轰一声,八仙桌在变化大法师拳下碎裂,沈胜衣桌碎之前,人已经跃下,凌空一剑,刺向变化大法师的胸膛。变化大法师反应之快,出手之快,实在出沈胜衣的意料之外。

    间不容发之间,他双掌猛如闪电也以一翻一拍,将沈胜衣那支剑拍在双掌之间。沈胜衣不由脱口一声:“好!”这一个“好”字出口,两声惨叫突然划空传来,闪电也似的一道剑光,同时从楼外飞进!

    剑光迅急而辉煌。

    风入松小剑方从袖中飞出,刀光便已在眼前闪现!独孤雁把握机会,一刀斩向风入松咽喉。风入松右手长剑一抹,叮的将飞刺过来一刀震飞,冷笑道:“只是这一刀,还要不了我的命!”

    独孤雁刀收倒发,电光火石间,又连刺三刀!风入松立原地,从容以剑挑飞,又说道:“这样子的武功也敢与老夫较量?”

    独孤雁闷哼一声,道:“这样的武功,却已经足够将段天宝斩杀刀下。”一顿接道:

    “徒弟不过如是,师父未必怎样高明!”

    风入道:“你口才不错,可惜老大向来不喜欢与别人斗口。”语声一落,人剑骤起,九九八十一剑连绵划出,织成了一道剑网,撒向独孤雁。独孤雁链子刀飞舞,接连三十六刀急斩,但都斩在剑网上,被震了回来。风入松剑势不停,脚步不停,缓步向独孤雁斩过去!独孤雁斩一刀,不由退一步,到他突然醒悟风入松的用意,人已经被迫入死角,后背已接近钢栅。

    “不好!”他暗呼一声,回身挥刀,铮铮铮三声,挡住他退路那道钢栅的钢枝已被他刺断了三条来。他身形一矮,立即从钢栅铁口窜出!风入松十七剑几乎同时刺在那道钢栅上。

    独孤雁衣衫下摆亦被剑削去。风入松十七剑,回剑一引,亦将旁边三条钢栅削断,欺身迫出。独孤雁-窜半丈,头也未回,反手已一刀飞斩回去,正斩向从钢栅缺口追出的风入松。可惜他的刀虽快,风入松的剑更快,剑往面前一抹,便已将来刀震开去!独孤雁收刀,身形再展动,突破出小楼,落在一座假山上。风入松人剑如闪电划破长空,紧迫不舍。

    独孤雁假山上刀势再展开,凌空十八斩!风入松人剑半空中连成了一道直线,剑尖嗡嗡的不停震动,震出了漫天剑芒,独孤雁十八刀竟然不能够将他的来势截下来。独孤雁看在眼内,心头骇然,他早就已知道风入松武功高强,但高到这个地步,实在他意料之外。他的第十九刀尚未斩出,风入松已踏足假山,一剑当胸刺到。那刹那之间,独孤雁最少已想到三种方法,四种招式避挡这一剑,可是他一种方法一种招式也没有用,竟然就以胸膛迎向刺来的利剑。

    “夺”的利剑穿心,独孤雁一声惨呼,风入松几乎同时也发出了一声惨呼来!独孤雁的弯刀已同时反削入他左肋下的要害。

    独孤雁可以闪避封挡,而竟然不作任何闪避封挡,这实在在风入松意料之外,他方自一怔,刀已经削入。风入松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痛苦!鲜血怒激,染红了他一身锦衣,他怒瞪着独孤雁道:“你疯了!”

    独孤雁大笑,道:“我既然打不过你,总得想个办法来与你同归于尽。”他本就是一个杀手之中的杀手,要与一个人同归于尽,当然无论时间分寸各方面都会拿捏得恰到好处!风入松武功虽然高强,深处禁宫,江湖经验到底比不上独孤雁,最要命的却是他心高气傲,根本就瞧不起独孤雁。他当然也想不到,武功是一回事,杀人又是一回事,独孤雁武功虽则不如他,在杀人方面,却远比他高明。现在他总算知道,可惜却已经太迟。

    鲜血在奔流,他的生命也开始消逝。独孤雁当然没有风入松支持得那么久.笑语声一落。他人亦倒。风入松却就在这个时候往上拔起来,随着他身形的拔起,手中剑从独孤雁的心胸拔出。剑出,血亦出,如箭般射出独孤雁的胸膛,他身形再一矮,从假山上滚落。刀亦从风入松左肋下脱出,风入松凌空一拔丈八,右手猛一挥。剑脱手飞回,剑光闪电般划过长空,飞入小楼中,飞向变化大法师。

    这一剑的威力同样惊人!

    变化大法师双掌才将沈胜衣那支剑夹住,风入松那支剑已飞至。他眼旁瞥风剑到,却已经无从闪避。若是松手,沈胜衣那支剑必穿胸而过,虽然沈胜衣无意杀他,在这种情形之下,亦无法控制那支剑去势的。那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变化大法师心念甫转,已感觉到那一剑的寒气。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惨笑,也就在这刹那,他感觉一阵钻心的痛苦!一阵前所未有的痛苦!风入松那支剑从他的左肋穿入,穿透了他的心脏。他的双掌不由自主一松,沈胜衣那支剑势如破竹,直入胸膛:

    沈胜衣立即收剑,三寸剑尖仍然刺入变化大法师胸膛之内。三寸未足致命,致命的是风入松那一剑!沈胜衣脱口呼道:“大法师!”

    变化大法师无言倒下,倒在血泊中。沈胜衣叹了一口气,身形倒掠,穿过钢栅的缺口,飞掠向小楼之外,一面大呼:“风老前辈。”

    “在这里!”风入松居然还能够应声,他半跪在那座假山的后面,一手扶着假山,面如金纸。沈胜衣落在风入松的身旁,一把扶住风入松的右臂,道:“老前辈……”

    风入松接口问道:“我那飞剑一击怎样了?”沈胜衣道:“飞入了变化大法师的心脏!”风入松一笑,道:“很好。”……笑意未逝,语声已断,眼帘垂下,头也侧过一旁。

    沈胜衣又叹了一口气。白玉楼这时候又凌空掠下,一面急问道:“怎样了。”沈胜衣摇头,双手将风入松的尸体抱了起来。白玉楼叹息一声,道:“真可惜!”

    除了这三个字,亦已无话可说。沈胜衣抱着风入松的尸体,向小楼掠回。白玉楼即时道:“我们去找慕容孤芳。”

    沈胜衣道:“她也许已走远。”白玉楼道:“伤了脚,谅她也走不了多远。”一顿握拳道:“我生平最恨就是这种临危不顾屑下,独自去逃命的人。”沈胜衣道:“也许她是另有目的。”

    白玉楼道:“何以见得?”沈胜衣道:“看来她不像是那样的人。”

    白玉楼冷笑。沈胜衣接道:“若是我没有推测错误,相信我们快就会找到她,而且说不定,会令我们很意外。”

    沈胜衣的推测并没有错误。慕容孤芳虽然并没有留在墙洞之后,却有一条血路留在那边的地上。他们跟着那条血路,很快又看见了慕容孤芳。还看见十多样天下无双的奇珍异宝。

    血路将他们引到慕容孤芳那个藏宝密室。密室的石门并没有关上,血路伸入室内。

    沈胜衣他们跟进室内,就看见慕容孤芳盘膝坐在一副玻璃棺材前面。

    白玉楼目光一落,苦笑道:“沈老弟,果然不出你所料。”沈胜衣脚步停下,道:

    “像她这种人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种失败的,大势已去,她又怎会忍辱偷生?”

    慕容孤芳目光正落在沈胜衣的脸上,道:“明白我的人,相信就只有你一个了。”

    沈胜衣剑入鞘,叹息道:“成败不足以论英雄,对于姑娘的成就,沈某人衷心佩服。”

    慕容孤芳道:“能够有你这种对手,我虽死何憾?”

    沈胜衣只有叹息。慕容孤芳目光一转,忽然笑道:“白大人,你可知已输了给我?”

    白玉楼苦笑道:“我赌红梅盗是一个男人,红梅盗却是姑娘,当然输了。”慕容孤芳道:“可惜我虽然赢了你在京中那幢庄院,却连一天也没有机会住下。”白玉楼道:

    “实在可惜得很。”慕容孤芳回顾沈胜衣,道:“我以十九样天下无双的珍宝,赌你与红梅盗的输赢,当然就是我输了。”

    沈胜衣无言。慕容孤芳笑接道:“可惜你虽赢了我,那十九样珍宝你却也无福消受。”她目光转落在那些珍宝之上,道:“就正如那双碧玉瓜,你当然得送回皇宫。”

    两侧的紫檀木架上,放着十八样无双的珍宝。拳大的明珠,高逾六尺的血玉凤凰,刻着三百三十五个美丽仙人,环楼玉宇,精巧之极的碧玉瓜……”

    白玉楼目光从那些珍宝之上扫过,道:“这里只有十八样珍宝。”慕容孤芳道:

    “还有一样就放在我身后这副玻璃棺材内。”

    玻璃棺材内只有一个人,一个非常英俊的青年人。白玉楼目光一落,一怔道:“一个人?”

    “而且是死人!”慕容孤芳道:“已死了多年。”

    白玉楼追问道:“是谁?”

    “潘安。”慕容孤芳道:“可不是那个潘安,他可以说是一个天下无双的男人,我原是准备找一个天下无双的女人与他配对成双。”白玉楼脱口道:“冰儿?”慕容孤芳笑顾白冰,道:“现在当然不能够了。”

    白冰听说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慕容孤芳笑接道:“看来还是由我伴着他算了。”

    沈胜衣忍不住问道:“他是你的什么人?”

    “丈夫!”

    沈胜衣怔住。慕容孤芳道:“这一样珍宝,沈公子当然不忍心不留下来伴着我?”

    沈胜衣不假思索道:“当然。”

    慕容孤芳笑道:“多谢。”沈胜衣摇头未语,慕容孤芳话已接上,道:“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说多谢,却也是最后的一次了。”

    沈胜衣终于道:“却之不恭。”

    慕容孤芳转向白玉楼,道:“我最后还想知道一件事情。”白玉楼替她说出来,“无双谱到底是什么东西?”慕容孤芳重复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白玉楼道:“就是记载如何制造我给你那个盒子之内所盛的那种东西的方法。”

    “那种东西又叫做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到一个贴切的名字。”

    慕容孤芳叹息道:“我本来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譬如:你哪儿得来的无双谱等等,但现在,我再多说什么,你们只怕就会怀疑我贪生畏死的了。”她又再一声叹息,头一仰,枕在那副玻璃棺材上,一缕黑血即时从她的嘴角淌下!

    白玉楼脱口道:“毒药!”

    慕容孤芳眼帘垂下,眼角流下了两行泪。艾飞雨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不作声。步烟飞、白冰这两个女孩子的眼睛看来竟然已湿了。

    沈胜衣仰首不语,心头忽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疲倦。

    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

章节目录

大侠沈胜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黄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鹰并收藏大侠沈胜衣最新章节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